海黄的高价格是怎样炼成的?

发表时间:2015-10-30点击数:6661

        自古至今,人们听到最多的一句感慨就是:人分三六九等,木有花梨紫檀。在中国人的心目中,花梨(即如今海南黄花梨)自然是要优于紫檀木的。造成这种错觉的原因,也许有许多种解释。我们认为最根本的一条就在于黄花梨多是自产的,而紫檀木则是外来的。

 

古时,海黄价格为何低于紫檀?

海黄之所以价格逊于紫檀,究其原因大概有四:

    一是产量大。历史资料显示,海黄虽然生长缓慢,但是极易成活的。在明末清初时期,海黄应该有很大的保有量,海黄在整个明清时期硬木家具用材中,一直扮演着主打角色就是明证。即便是如今的北京故宫博物院遗存的明式家具,其用材也是以黄花梨为主,其次才是紫檀以及少量的铁力、鸡翅木等。

    二是运输成本相对较低。虽说海黄也要过海才能来到大陆,从而其采伐成本并不低。但相对于紫檀大部分都是从遥远的印度南部迈索尔邦漂洋过海而来,其运输成本自然相对要低得多。

    三是海黄虽然在整个明清时期受到天子和达官贵人的喜好,但由于当时所使用的木材,绝大多数系容易伐运、土质肥沃的海南东部出产的糠格黄花梨”(从目前北京故宫博物院现藏的百余件海黄家具来看,其绝大部分都是用糠格黄花梨制作的),这些颜色偏黄的黄花梨,由于油性不足,莹光难显,毛孔偏粗,纹理顺直,顶多就有几个结疤,少有鬼脸,从而在美观度上自然逊色于雍容华贵的紫檀。

四是海黄的惊世之美,在于只有通过后期的打磨,才能显出其珠圆玉润、光彩夺目的本色、使其纹理尽现。而明清时代各种打磨器械及手段,由于技术条件的限制,是很难出此效果的。即如皇家所用的家具,也是用锉草多次打磨而成的。这种锉草仅相当于今天的400号砂纸,效果所以只能达到亚光状态。实践证明,海黄的瑰丽,用400号砂纸才刚刚显现,只有用了1500号砂纸后,海黄的惊世之美才可望尽情展现。

现如今,海黄原料和家具价位已是紫檀的十倍甚至几十倍,两者甚至已不可比。多少人都以拥有一点海黄材料为荣,以拥有一件海黄家具为幸。可以说历经数百年坎坷,海黄的王者地位而今终于名至实归。就连被戏称为李鬼的越黄,也越因海贵,价位傲视紫檀。目前板料已高达五百万元每吨,也是紫檀的数倍。一些有识之士预见:不出几年,要见海黄家具,也许就只能到拍卖会上或者收藏家的展室里。甚至有人大胆放言:现在海黄价位是黄金的1/5,不久两者就会同重同价了。

 

海黄还有升值空间吗?

那么,黄花梨木的价格是否还能继续升高呢?有观点认为,黄花梨木,尤其是海黄已成天价,理应到此为止。但更多的声音却断言升值只是个时间问题。因为黄花梨成材期以数百年为计,而喜爱并有能力收藏的人却与日俱增,供求关系必将日益尖锐。有人进而断言:如同钻石、翡翠、田黄、名玉的价值多以成色及重量来分贵贱,而少以年份论高低一样,当海黄难觅其踪时,其供求关系势必推动新仿家具的价位向古董家具靠近;当越黄同样一木难求时,其价格也必将迅速向海黄靠近。要知道,喜爱和稀少是一对不可回避的矛盾,价格永远是位列于其中的平衡器。

 

海黄的传承不可急功近利

那么,又该如何客观看待人工种植的黄花梨呢?我们认为,人工种植黄花梨无疑是一件造福万代的善举。正如俗话所说:前人栽树,后人乘凉,但可以享用黄花梨的后人,也许不是我们的子辈孙辈,而应是千百年后的人类。百年之内的黄花梨木华而不实,仅供乘凉而已。如果急功近利,以短期获利为目的而过早砍杀,然后以拼接或染色的手段制作家具,显然违背了传统家具文化讲究材质真实纯粹的原则,对黄花梨家具艺术的继承无异于杀鸡取卵。

也许有人认为,家具艺术的价值首先在于制作工艺和造型的美感,首先应追求功能与形式的统一,过度强调材质已经脱离了家具的本质,有唯材质论的嫌疑。这些观点当然不错,离开了工艺造型来谈材料,木料也不会显露出其应有的价值。但也应当看到,中国人首先最为看重的恰恰就是材质,这是中国人特有的财富观使然。

家具的形、材、艺三者是统一的,不可偏废。材质对于家具价值的重要性既不能一点盖面,也不是无足轻重的。材质的高低优劣,既然是大自然的赋予,自然和其保有量的多寡分不开。如果脱离了材质的自然秉赋和历史意义单论家具的工艺价值,显然不是传统家具的完整概念。用高贵的木材制作家具,与用普通木材制作家具,就好比当雕刻的工艺同样杰出时,雕刻一枚温润的田黄石与雕刻一块普通的顽石;雕刻一块天然的钻石与雕刻一块人工的玻璃,其意义、其价值相去又何止万里!



会员注册
  • 用于账号登录
  • 不少于6个字符
会员登录
  • 忘记密码
密码找回
产品验证
产品验证
验 证 码:
恭喜您!您购买的黄花梨产品是正品。谢谢您对我们的支持与肯定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