惊觉已然成绝唱--海南黄花梨价位的历史变迁

发表时间:2015-10-16点击数:3843
明中后期:海黄闪亮皇林苑

士农工商,商业地位在封建社会总被贬抑。明代后期则是资本主义萌芽、手工业最发达的时代。故此遗留下了很多细木家具。隆庆以后制作家具的水准,创下了历史之最,连熹宗都在宫中日夜亲炙:“自操斧锯凿削,即巧工不能及也。”

历史上:力压海黄有紫檀 

那么,明清以来,谁是硬木的价位之王呢?  答案只有一个:紫檀。  据明中后期隆庆元年《两浙南关榷事书》开列的“各样木价”,紫檀每斤为银一钱,花梨、乌木四分,铁力二分。即紫檀价是花梨的2.5倍。清代《圆明园则例》册三《物料轻重则例》记载:紫檀木每斤2.2钱,花梨1.8钱,而连桦木竟都压过花梨,达到2.13钱。   

 

   

探究:海黄贱紫四原因   

一、当时产量大。实践证明海黄虽也要百年成材,但极易成活,在当时应该保有量很大即使到了上个世纪70年代,历经明晚前清的大量采伐,又历尽民间没有节制的使用和破坏,仍然还有很大的存量。故宫博物院遗存的明式家具用材也是黄花黎占多数。      

第二是成本低。紫檀大部分是从远在天边的天竺之国南部迈索尔邦漂洋而来,不仅量小,而且运输成本在当时的交通条件下是无比高昂的。      

第三,海南花黎虽然受到天子和达官贵人喜好,但由于当时所用的,绝大多数是容易伐运、土质肥沃的海南东部出产的,颜色偏黄,即黄花黎。这类花黎油性不足,莹光出不来,毛孔偏粗,纹理顺直,顶多是几个结疤。     

第四,海黄的惊世之美,还在于后期的打磨,才能显出珠圆玉润、光彩夺目、纹理尽现。而明清时代各种打磨器械及手段,怎么能出此效果? 

解放后:落难蒙羞遇土鳖    

解放后,国家百废待举,首先解决温饱问题,加上频频的政治运动,全国是不会有人有心思去光顾海黄的惊世之美的。即使有这个眼光和雅兴,也会被农民出身的土鳖们扣上“小资情调”、“四旧”帽子加以清洗、破除的。

解放后,被用于下几种途径:    

一、碾成碎料做香料出口东南亚,换取紧缺的外汇;  二,作为中药材,被药材公司收购,流向全国各中药材基地和药材厂;  三、继续用作农具;  四、打造一些有时代特色的家具,如躺椅、折叠椅;  五、建房木料;  六、做些粗糙的工艺品;  七、烧火。        

九十年代:国门洞开方惊觉    国门洞开,先知先觉的港台地区和国外的商人、收藏者,纷纷涌入中国大陆,大量搜刮旧式家具,尤其针对海黄、紫檀为主的名贵家具。至今,美国加州的中国家具博物馆和堪萨斯州的纳尔逊博物馆以及欧洲、港台地区的个人收藏家,收藏的许多美轮美奂的海黄家具,相当部分就是当时得到的。当时区区的几千上万元,便可淘到称心如意的海黄家具。      

90年代末,轮到咱大陆人对海黄觉醒了!由此,海南黄花黎,才真正迎来生命中最荣华富贵的身份认定,迎来本应得到的“木中皇帝”、无人能与争锋匹敌的至尊地位,迎来最辉煌灿烂的黄金年代,但也是油尽灯枯的极尽哀荣了。   

当今:辣手摧花无遗珠与对待上苍赐与的各类珍稀宝贝一样,中国人的出手,总要是辣手摧花的狠绝。      

一、拆房运动。海南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拆房运动掀起,各路商人使尽手法,诱得使用海黄做盖房用材的百姓拆房,连牛栏杆、牛轭、牛栓、牛犁也顺手牵去,搜得不剩一根烧火棍。    

二、收购全国各地药材基地和中药材的树头树根料。    

三、上山下乡拉网式地搜刮,有活体的刀斧并举,残留地下的树头树根,则连根拔之。    四、偷盗。海口市中心的人民公园内几株海黄,差点被伐,今天已用钢筋铁管围笼。尖峰岭中国林科院内海南实验站内的几株海黄,也被砍剩一棵半。

  

 结局:绝唱缘因惊世美    

这样疯狂的举动,缘于价位每年翻几番。上个世纪90年代末,板料每斤已涨到几十元,树头料更便宜些。2002年开始,到2007年,每年翻上好几番。最高时的2007年,大的圆木和板料,18000元以上,是同时期黄金价格的1/10,能做家具的木料,一般也要1500元左右。树头树根料则视情况,在每斤500元上下波动。央视二套《走近科学》栏目,以“最后的花黎”为题,作了专题报道,与新疆和田玉等,被共同列入珍稀收藏品系列。     

 这,还不是最后的花黎。最后的花黎,正在开启“最后的疯狂”。2010年,海黄材料进一步枯竭,价位超越2007年创下了历史新高!比如,2007年能制作光素工艺品的树头,每斤500左右,现在要增加50%以上;大的板料,已不再按斤论价,而是一块几万几十万了。      

再来看看其他硬木行情。2007年金融危机爆发,流行一句话:“现金为王”,万物皆贱,谁有现金谁最派头。越南花梨板料由每吨120万元,降到了六七十万元,小叶紫檀的地位和价格自上个世纪90年代被海黄跨越后,就被远远甩于脑后,再也不敢望其项背。2007年统料由每吨七八十万元,惨跌至20万元。其他的硬木,更是不用提了。海黄此时表现出强劲的抗跌能力,原料价位下降10%左右,好料没降,家具跌20%以内。现在,海黄原料和家具价位已是紫檀的十倍甚至几十倍,两者甚至已不可比。可以说历经坎坷五百年,而今终于名至价归,扬眉吐气。一些有识之士预见:不出几年,海黄已不是摆在一些店铺里可以见得的东西了,而是要到收藏市场、拍卖市场进行交易了。甚至有人大胆放言:现在海黄价位是黄金的1/10,今后两者同重同价。      

疯狂的价位,除了产品的稀缺性,另一原因是海黄的惊世之美,被温饱解决之后的中国人发现所致。几百年来,海黄虽然曾经蒙幸入宫,但一直是作为“二房”的位置,屈居紫檀之后,甚或与稀松平常的杂木平起平坐;到了满清粗人入主,更是被贬到涂鸦方得上厅堂,只落下一声闺怨;此后国运多舛,离乱之世,更有谁,堪顾美人倩影?只有当今盛世年华,收藏风炽,闲情逸致,附庸风雅,才最后给了这位天生丽质的美人以应有的地位。     

曾经的海南花黎,已然绝唱,仅以无与伦比的地位,嵌入了历史的长河,供人咏叹。



会员注册
  • 用于账号登录
  • 不少于6个字符
会员登录
  • 忘记密码
密码找回
产品验证
产品验证
验 证 码:
恭喜您!您购买的黄花梨产品是正品。谢谢您对我们的支持与肯定!